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自媒体自媒体

一笑倾城(二)

想儿2020-07-06【自媒体】人已围观

简介由我的戏剧影视文学专业老师写的电影剧本,改编自烽火戏诸侯的故事,欢迎欣赏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请不要侵权。

洪德家的院中
洪德在前面急急地走着,身后跟着司马秀。
司马秀:“哎,你等等我……”
洪德毫无反应地走着。
司马秀边追边喊:“等等我啊……”
洪德不耐烦地转过身来:“你老是跟着我干什么?”
司马秀吓了一跳,看见洪德走开,又跟上去。群摆太长,一拌,大喊一声,身子向前趴去。
洪德一下子把她接住了。
洪德怜惜地问:“没事吧?摔着没有?”
司马秀幽幽地看着洪德,摇摇头。
二人发现抱在一起,有些尴尬。
洪德连忙地:“你……快回去吧,我去找母亲,有事。”欲走。
司马秀:“你等等!”
洪德停下:“怎么了?”
司马秀幽幽地:“你为什么老是不理我?”
洪德:“我什么时候不理你了,我今天真的有事。哦对了,我今天出去打猎,在路上给你买了个小泥人,给你。”拿出小泥人递给司马秀。
司马秀惊喜地接过:“呀,真漂亮!”
洪德:“好了好了,院子里冷,快回去吧!”匆匆走去。
司马秀看看手里的小泥人,一脸幸福。
SS5凤仙花

老夫人卧室 
洪德走进:“母亲,听说今天你宴请虢石父了,是真的吗?”
褒王氏:“是真的。”
洪德:“虢石父助纣为虐,众人均以与他交往为耻,你为什么请他。如果传出去,别人会怎么看我们?”
褒王氏:“洪儿,你别着急,听我跟你说,不错,虢石父是助肘为虐,众人不耻的人,但是他毕竟是大王身边的红人,如果要救你父亲,我们指望谁?现在你父亲的朋友,被关的被关,躲着我们的躲着我们,如果没有一个人能在大王面前讲情,你父亲这次必死无疑啊!德儿啊,你以为母亲就愿意这么做吗?但是不这么做,又如何救你的父亲呢?其实虢石父这个人虽然投机了点,小器了点,但毕竟和你父亲没有什么过节,毕竟不是一个想把我们褒家置于死地的人啊,这不,我以罪妇之身请他喝酒,他不还是来了吗?”
洪德怔怔地看着母亲。
SS5凤仙花

司马秀的卧房
小泥人在司马秀的手里把玩着。
司马秀躺在床上,幸福地笑着,手里紧紧地拿着小泥人。
片刻,她从床上起来,走到窗前,打开窗子。
窗外,一轮弯月。
司马秀看着窗外的情景,突然想起了什么,回到床边披上衣服,开门出来。
SS5凤仙花

褒王氏卧室 
司马秀匆匆走来。刚欲敲门,门内传来洪德坚决地声音:“不行,通过虢石父救我父亲,如果是不得已而为之,我没意见,但如果拿秀儿去做这种事,我绝对不答应。”
司马秀一怔,贴在门上听着。
褒王氏的声音:“德儿,虽然这是个下策,但除此之外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”
司马秀听着。
SS5凤仙花

洪德卧房内
洪德在房中走来走去。
褒王氏坐在那里:“德儿,我知道你喜欢她,但是虢石父说的也有道理,这是救你父亲最后唯一的办法。”
洪德激动的说:“不行,我不能拿她去换父亲。想想宫里的女人,我怎能把她送到火坑里呢?”
褒王氏:“把她送进皇宫也可以给她个安身之所,何况衣食无忧,总比呆在咱们家里好。再说了,我们褒府朝不保夕的,一旦有变,让她将来委身何处啊?”
洪德坚定地:“那也不行,幽王是个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,怎么能让秀儿去侍奉他?不行,我决不同意!”
褒王氏看看儿子,停了一下:“德儿啊,母亲问句不该问的话,你是不是喜欢上秀儿了?”
洪德:“母亲,现在是商量救父亲的事,这跟我喜不喜欢她有什么关系?”
褒王氏:“当然有关系,如果你要真喜欢她,那就娶了她,然后带她离开都城,找个地方隐姓埋名的去过日子,因为虢石父已经看到她了,如果他一旦告诉了幽王,不仅秀儿逃不了,你也脱不了干系。如果你不喜欢她,那咱们就把她叫来,跟她商量商量,让她帮我们这个忙,如果她不愿意去,我们绝不勉强。说吧,德儿?母亲等你一句话。”
洪德怔怔地看着母亲。
SS5凤仙花

门口 
司马秀怔怔地听着。
SS5凤仙花

房间内
褒王氏:“你喜欢她吗,德儿?”
洪德看着母亲,停了一下点点头。
褒王氏:“那好,明天一早你们就收拾东西,离开都城。”
洪德:“不,母亲,父亲关在大牢,家里旦不保夕,这个时候儿子怎么能走呢?如果真是这样,我不娶她总行吧?”
褒王:“但是德儿啊,虢石父已经看到了秀儿,用不了两天,大王就会找上门来的。我当时只想让秀儿好好侍候虢石父,求他救你父亲,可哪想到他一眼就看上了秀儿啊!”
洪德着急地:“母亲,快想想办法,不能把秀儿送到那个昏君手里,那会害了她的,再想想再想想,肯定还有别的办法!”
褒王氏失神地:“那只有一个办法,把秀儿送走!”
洪德怔怔地看着母亲:“送走?她无家可归,把她送哪儿啊?”
褒王氏怔怔地:“是啊,天下之大,莫非王土,我们把她送哪儿啊?”
片刻,门突然被轻轻推开,司马秀出现在门口。
褒王氏一怔。
洪德一怔,脱口叫道:“秀儿?!”
司马秀一脸平静地:“老夫人,洪德公子,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,你们不必为难,褒府对秀儿恩重如山,只要能救褒大人,秀儿就是赴汤蹈火,也在所不辞。秀儿……同意了!”
洪德意外地:“秀儿!”
司马秀转身而去。
SS5凤仙花

司马秀卧室
司马秀怔怔地坐在那里,慢慢地梳着头。
镜子里司马秀木无表情的面孔。
一边小泥人憨态可鞠。
SS5凤仙花

洪德的卧房
阳光从门缝里照进来。
洪德怔怔地坐着。
褒王氏带侍女进来,侍女手里端一碗汤。褒王氏示意侍女放下汤,离开。
侍女放下汤,悄悄出门。
褒王氏坐下,看着儿子:“秀儿找过我了,她说她只有一个要求,要我在府中举行认女仪式。认她做女儿。”
洪德无语地看看母亲。
褒王氏:“是啊,秀儿是个通情达理的姑娘,我一直在想啊,她是不是天上派到咱褒家来的仙女啊,那么漂亮,那么善解人意。她要真是天上的仙女该多好啊,等把你父亲救出来,她就翩翩飞到天上,离开皇宫,离开那个是非之地,那该有多好啊!”她怔怔地叹息一声。
洪德看看母亲,忽然起身,向外走去。
SS5凤仙花

司马秀的卧房
洪德一下推门进来。
空空的房间。只有小泥人放在那里。
一个侍女进来,洪德急切地:“秀儿呢?”
侍女吓了一跳,怯生生地说:“好像在后花园里。”
没等她说完,洪德已经冲了出去。
SS5凤仙花

洪德家的后花园中
司马秀正在花园中看花。
洪德匆匆走来,停下。
司马秀也停下,看看洪德,又看看远外。
洪德一把把司马秀拉过来,抱在怀中。
司马秀抑起脸看着他。
二人久久凝视。
洪德:“秀儿,告诉我……你不愿意去,是吗,你不愿意去,对不对?”
司马秀停了一下:“不,我愿意。我是心甘情愿的!” 她慢慢推开洪德的胳膊:“好了,洪德哥哥,咱们今天不谈这些烦心的事,你看,园中的花开的多好啊,你陪我一起赏花吧。好吗?”
洪德:“秀儿,你……”
司马秀淡然一笑:“走吧!”
二人走着。
司马秀轻轻从花丛中折了一朵花:“洪德哥哥,对折花有什么看法?”
洪德不解其意:“折花?”
司马秀:“是啊,有人说把花折下来是一种罪过,你怎么看呢?”
洪德无语。
司马秀幽幽地:“其实啊,万物皆有定数。人们栽花就是为了欣赏,被人欣赏是花的使命,怎么欣赏更好就怎么欣赏,这是花的定数。虽然生命没有了,可是它也同样完成了自己的使命,不是吗?”
洪德有些吃惊地看着司马秀。
司马秀:“花是这样,人也是这样,美是人的定数,把美用在当处,这也是定数。比如我吧,大家都说我很美,可我这条命却是你救下来的,所以它应该属于你,能为你,你们家去做件事,我很满足!洪德哥哥,你什么都不用说了,我明白你的心思。进宫是秀儿心甘情愿的,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!对了,我今天已经正式认老夫人为母亲了,所以,我得改个名字,你看褒姒这个名字好不好听?”
洪德:“褒姒?”
司马秀怔怔地:“对,褒姒!”
SS5凤仙花

宫中 
一阵鼓乐声传来。
鼓乐声,管弦声,歌声笑声交织一起,不绝于耳。
众大臣以及宫内宫外的家眷都在。男人们觥筹交错,女人们聊天寒暄,一派热闹景象。
有人高喝:“大王王后驾到!”
鼓乐大作!
周幽王和申后从后宫走出,二人走向王座。周幽王坐向王位,申后坐在身后。
一侍从一甩佛尘:“肃静!”
众人静下来。
周幽王:“今天是皇后的生日,我把大家招来,一是为了庆贺王后的寿辰,二是现在国泰民安,万里同心,值得庆祝,大家要痛痛快地喝,痛痛快快地玩。来,干杯!”
众人:“谢大王!”
周幽王端起一杯酒:“来,皇后,本王敬你一杯。”
申后赶紧说:“该是臣妾敬大王才是。”
周幽王:“哎,今天你是寿星嘛!来,喝!”
申后:“谢大王!”
虢石父上来:“大王,节目已经准备妥当,现在就开始吗?”
周幽王:“开始!”
虢石父回身大喝:“奏——乐!”
乐声大作。震天动地。鼓乐声中,两排穿绿色衣服的舞娘从台子的两面翩翩走向中央,舞姿低缓而优美。
一阵雾霭腾起。众舞女随着音乐散开,一个红衣美女从中间迤逦而出,在绿色的海洋中煞是耀眼。她正是司马秀,也就是现在的褒姒。
众人皆被她的美貌惊呆,场上场下一片寂静,人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褒姒。
一大臣手中的酒淌了出来,一直淌到脚下,竟浑然不觉。
只见褒姒从容镇定,舞步流畅而娴熟,一身红衣似分外热情,但脸上的表情又相当冷酷增加了她的神秘感和吸引力,使她更加让人难以琢磨。
周幽王也直勾勾地看着褒姒。
即便是申后也被褒姒优美的无可挑剔的舞蹈所吸引。
就在这是,舞台上空放起焰火,霎时间,天空被焰火照亮,焰火的光照在褒姒白皙的身上,似乎给她带来了一个光环,围绕着她,一种似天上仙境的幻觉。每个人都沉浸其中。
洪德和自己的朋友宜臼正在一杯一杯地饮酒。
宜臼冲洪德举举杯子:“洪德,你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洪德:“呃,没有。”
宜臼:“那是为什么?啊,我懂了,听说这个美女是你献给父王的,看到她现在的样子,是不是后悔了?”
洪德连忙地:“不不,不是……不是。”
宜臼:“那就好!洪德,我们是从小的好朋友,褒大人被父王治罪,我心里也有看法。一直在想办法劝父王收回成命。不过现在好了,你把这么美的美女都献给父王了,父王一定会褒奖你的,到时候你再给父王提提褒大人的事,我再从一边敲敲边鼓,我看褒大人被放出来的日子,已经指日可待了!”
洪德呆呆地看着宫廷中央的褒姒,不知对谁地:“洪德谢谢……太子。”
一曲舞罢,只见褒姒款款地走到周幽王和申后的看台前,双膝慢慢跪下。
众人似乎才被她从幻境中拉回来,发出嘘嘘之声,频频点头,有的甚至竖起了大拇指。
申后高兴的:“我还没有见过这么优美的舞蹈呢!”撒娇似的对周幽王说:“大王,一定重重的赏!”
周幽王被申后这样一拉,清醒过来,急忙从宝座上下来,走到褒姒面前,双手扶起她:“美人,快快起来,快快起来!”
褒姒一脸木然地:“谢大王!”
周幽王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褒姒:“褒姒。”
周幽王:“呃,褒姒!褒姒!”他看着褒姒:“你是从天上下来的吗?”
褒姒平静地回答:“不,小女是从褒府来,是褒王氏的女儿褒姒!”
周幽王:“褒姒!抬起头来让本王好好看看。”
褒姒慢慢地抬起头来。
周幽王呆住。
褒姒冷漠的脸。
周幽王眉头一皱,急切地说:“笑一个给本王看看。”
褒姒镇静地:“对不起,大王,小女子从来不会笑。”
周幽王一愣:“你说什么?”
众人也都很吃惊。
洪德端着酒杯停在半空中的手也停住了,看着褒姒。
褒姒轻声地说:“小女子不会笑!”
大家开始有些骚动。
申后在台阶上看到,不再走动,看着褒姒。
周幽王转怒为喜:“你好像还没有明白你现在是在哪里,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?”
褒姒面无表情地说:“我在王宫,您是周王!”
周幽王很惊讶于眼前这个女子的隐忍,在她周围走了一圈,又靠近她,话语里面充满了严厉:“你知道本王是谁,那你应该知道本王让你做什么,你就得做什么,本王让你笑你就得笑!”
褒姒静静地看着周幽王,也一字一顿地:“大王,小女子说过了,小女子不会笑,不喜欢笑,不想笑,笑不出来。”
洪德紧张地目不转睛地看着周幽王和褒姒。
周幽王更加吃惊,看着她,来回踱了几步。
各个大臣也很吃惊。
周幽王突然转身,一把抓住褒姒的手。两眼紧盯着褒姒。
褒姒并不惧怕,与周幽王对视着。
周幽王正想发火:“你……”
洪德突然从大臣们中间冲到周幽王面前跪下:“大王恕罪!大王恕罪!义妹无知,不懂宫中规矩,请大王恕罪。”
周幽王看看洪德,又看看一脸平静的褒姒。
众大臣屏住静气,面面相觑。
周幽王突然仰天大笑:“哈哈哈……好奇特的女子!好,好,从今天开始,你就留在宫里,服侍本王吧!”然后对洪德:“洪德,你为本王选来如此神奇的女子,本王重重有赏,来呀,赏洪护卫!”
侍从:“是!”拿来赏品。放在洪德跟前。
透过高高堆砌的帛绢,可见洪德怔在那里。
虢石父走过来,提醒洪德:“洪护卫,你还愣着干什么,抓紧谢恩啊!”
洪德看看周幽王,半天:“谢……大王!”.
周幽王大声地:“来人,把美人扶到幽泉宫,退朝!”
宫人断喝:“退——朝!”
过来两个宫女,扶起褒姒,簇拥而去。
看着离去的褒姒,洪德表情复杂的脸。
褒姒停住,回身看了一下洪德。
洪德怔怔地看着。
周幽王刚欲离去,虢石父过来拱手:“恭喜大王,贺喜大王!”
周幽王:“虢爱卿有何事?”
虢石父:“大王,褒王氏能把调教的如此好的义女献给大王,足见褒家对朝廷的一片忠心啊,褒大人也是因为一时糊涂才冲撞了大王,想想褒大人在大牢之中也住了好长日子了,教训也领教了,相信以后再不会卤莽行事了,我看大王是不是……再说,褒家也算是褒妃娘娘的娘家,看在王亲的面上也该枉开一面吧,况且褒大人为国事也操劳了大半辈子了!”
周幽王:“噢,我倒把褒爱卿给忘了,当初我只是想给褒爱卿一个教训而已,我还真能杀了他吗?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呢?这样吧,你带洪德去大牢里把他父亲接出来吧!”说毕匆匆走去。
虢石父面向周幽王下去的方向:“大王英明啊!
SS5凤仙花

幽泉宫
一只大木桶放在那里,盆里冒着袅袅的热气。褒姒地怔怔地坐在桶里有一下无一下地洗着。
红红的蜡烛燃烧着,映衬的屋子里的一切都富丽堂皇。
几个宫女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。
烛光映出褒姒年轻漂亮的脸。
画外音:“大王到!”
褒姒一惊,连忙抓件衣服盖在身上。
周幽王大声叫着:“褒姒,褒姒,我的褒姒呢,我来了!”
不等褒姒反应,周幽王已经走到桶旁:“怎么,你还在洗呀,我已经等不及了!”一把抓住褒姒的手!
褒姒一下抽回手。
周幽王有些意外地:“怎么,你在发抖?”
褒姒:“我……”
周幽王笑着说:“不用害怕,在这里,没有人能伤害你,有我呢!”然后对侍从:“来呀,传我的旨,马上给褒姒更衣!然后把她扶到我的寝室里去!”
宫女:“是!”
褒姒连忙地:“不,不不,大王,我今天很累,想一个人待一会儿。”
周幽王:“这是什么话,来到宫里,那就得听我的,我的话就是圣旨,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抓紧给她更衣呀!”
宫女们拥上来,围着褒姒替她更衣。
周幽王意识到什么,“哦”了一声转身过去。
褒姒更衣完毕,然后坐在那里。
宫女:“贵妃妊娘娘,走吧!”
褒姒:“我已经说过了,我想自己休息一会儿。”
宫女为难对周幽王:“大王……”
周幽王回身看看褒姒,突然向褒姒走去。
褒姒突然跑向墙那儿,一把将墙上的剑拔了下来:“你别过来!”
宫女尖叫一声,一片慌乱。
周幽王也一怔。不解地看着褒姒:“你怎么了美人?”
褒姒有些痛苦地:“我今天不想跟你在一起,我想自己呆一夜。”
突然,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。
房门大开,洪德带侍卫冲了进来,看到拿着刀的褒姒,不由大惊。
看到洪德,褒姒也怔了一下。
乘褒姒发怔的功夫,周幽王快速地拿被子冲到褒姒面前,用被子将褒姒连同她手里的刀一块裹住。褒姒想要挣扎,却被周幽王紧紧抱在怀里:“洪德,你来的正好,好一个刚烈的女子!帮我把她抱到我的寝室里去!”
洪德似没听清:“你说什么大王?”
周幽王:“我让你把她抱到我的寝室里去,你聋了!”
洪德怔怔地:“大王……”
周幽王:“我在跟你说话洪德!”
洪德怔在那里。
周幽王大怒,“嚓”地一声拔出夹在被子里的刀,一下抵在洪德的脖子上。
洪德有些恐惧的眼睛。
褒姒期待的眼神。
周幽王严厉的眼睛:“我再说一遍,你把她给我抱到我的寝宫里去!”
停了一下,洪德有些绝望地低下头,他默默地走过来,犹豫一下,轻轻地抱起褒姒,向门口走去。
褒姒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。
那只小泥人从褒姒的手中滑落在地上。
小泥人落地。
窗外的月亮,无声地哭了……
SS5凤仙花

洪德家中亭外月下
洪德陪褒饷和褒王氏在吃饭。
褒饷喝了一口酒:“好久没有喝到这么好的酒了!”
褒王氏又给他倒上:“老爷受苦了!”
褒饷:“现在一切都好了,我们一家三口又可以在一起了。”
褒王氏深情地看着褒饷。
洪德一直在喝闷酒。
褒饷:“德儿,你好像有什么心事?”
洪德无语。
褒王氏赶紧说:“没什么事,你回来了就好!”
洪德又喝了一杯酒再去倒时,却被褒饷抢过杯子。
褒饷生气的说:“这样喝,你会喝醉的!”
洪德神态木然地:“喝醉了更好!”
褒饷看看褒王氏:“这孩子是怎么了?”
褒王氏忙掩饰:“他……他今儿是高兴的……”
褒饷怀疑的看着褒王氏:“高兴的?高兴会是这个样子?”
洪德突然将杯子往桌子上一顿,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又变成了哭:“是啊,我是因为高兴,高兴啊,她……她是大王的妃子了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妃子了!哈哈……”
褒饷有些莫名其妙地:“这孩子到底怎么了?”
褒王氏有些慌张地:“啊,没事……来人啊,少爷喝醉了,把他扶回房里休息。”
洪德:“我是个自私的男人,我把她送进了火坑,我不是男人啊……”他用拳手擂着桌子。悲伤万分。
褒王氏扶着他,安慰道:“德儿啊,这怎么能怪你呢,这不怪你,是她自己心甘情愿进宫的……”
洪德:“她是个好女人,她是为了我才进宫的,全都是为了我啊……”
褒王氏歇斯底里的:“不,不是的!德儿,是她自己,是她自己啊……”
褒饷看着母子俩。
褒王氏抚摩着儿子的头:“不怪你,是她自己愿意的……”
洪德忽然用力地挣脱褒王氏:“不,她不愿意,不愿意,我看到了,我看到了她的眼睛,她的眼睛告诉我她不愿意……我去救她,我必须去救她!”欲走。
褒饷“啪”地一声将酒杯摔在地上。
洪德和褒王氏怔住。
褒饷厉声地:“你想干什么?救她?就凭你?申侯幽王身边安置了那么多武功极高的人,都是吃白饭的?”
洪德看看父亲,颓然坐在椅子里。
褒王氏怜惜的看着儿子。
褒饷用命令的口气说:“坐下!”
洪德低头坐下。
褒饷给洪德倒上了一杯酒:“大男儿志当高远,你看你,现在成了什么样子?还像个男人吗?如果褒姒在这里,她也会瞧不起你的!”说着端起酒杯:“儿子,你是个男人,是个男人就得拿得起放得下,遇到麻烦遇到困难,那就对酒当歌。来,喝酒!”
洪德看看父亲,停了一下慢慢端起杯子。
酒。
洪德突然一仰脖子,将酒一饮而尽!
SS5凤仙花


SS5凤仙花

本文作者:想儿 原文地址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wuyanxiang 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SS5凤仙花

Tags:

很赞哦! ()

文章评论

站点信息

  • 建站时间:2019-09-16
  • 文章统计173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网站地图xml地图